• 科技焦点网-覆盖通信技术互联网技术IT产品和科技创新等领域的科技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科技焦点网 > 娱乐 > 音乐 > 正文

科学家唱《将进酒》走红 陈涌海:音乐只是爱好

www.cn08.cn时间:2012-05-08 15:26来源:新浪


科学家陈涌海因《将进酒》走红网络

科学家陈涌海因《将进酒》走红网络

    日前,一段改编自李白名诗《将进酒》的吉他弹唱视频走红网络,网友惊讶地发现演唱者陈涌海竟是位研究量子、纳米的物理学家、博士生导师,同时又是个酷爱摇滚的资深“业余音乐人”。2012年1月,中央电视台《科学之夜》专题片中,陈涌海教授也自弹自唱了一曲《将进酒》。此外,他还上过2012央视网络春晚。除了为古诗词作曲,还创作了数十首原创音乐作品。昨天(5月6日),成都商报记者专访了这位“摇滚博导”,他表示自己只是一个喜爱弹琴唱歌以缓解科研压力的科研工作者,没有想过会走红。

    网友感慨

    “原来科学家可以那么感性”

    从去年10月起,网上流传着一段5分38秒的视频,让无数文艺青年梦回唐朝。视频中,一位清秀的“眼镜男”坐在红木圆台上,手抱吉他,激情弹唱李白的《将进酒》。一位精神矍铄的长者坐在其对面倾听,一边手打节拍。唱罢,长者赞叹:“这个挺好,你看,科学家,有如此情怀!”这段视频迅速在网上走红,网友称:“发现一位神奇的人物!他是中科院的科学家,是一位博士生导师,还是一位摇滚歌手!一首摇滚《将进酒》唱得你激情澎湃!”更有网友直言:“科学家原来也可以这么感性,古诗词可以那么迷人!”

    该视频中的弹唱者是中科院半导体所半导体材料科学重点实验室主任、博士生导师陈涌海。成都商报记者昨天登录中科院半导体所的官网发现,陈涌海是该校“杰出人才”。陈涌海在某论坛个人小站上注明:“职业科学者,业余音乐人”,其播放列表中共有13首作品,点击量最大的还是这首李白的《将进酒》,很多跟帖者表示是看了陈涌海演唱《将进酒》的视频后,才找来的。

    陈涌海:

    我是典型的无话可说型

    “我是典型的无话可说型”是陈涌海在1993年创作的《废墟》中的一句念唱,从《废墟》到《将进酒》,陈涌海边走边唱地走过了他人生的近20年。他说,自己之所以能坚持玩音乐20年,因为他学会了用音乐表达自己。1986年,离开家乡考入北大物理系时,他买了第一把吉他,花了他两个月的饭钱60元。“我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一直是自学,大四的时候面临新的人生道路,面临与同窗分离,一种与以往不同的情绪袭来,有了写歌的欲望。”陈涌海说。

    从1992年以后,陈涌海基本上唱自己的歌,陈涌海早年的创作多为摇滚风格,《废墟》就是这类风格的代表作。当一曲《同桌的你》红遍全国时,北大的音乐“同道”们一起录制了音乐合辑《没有围墙的校园》,其中收录了陈涌海1993年的作品《废墟》。那时的陈涌海已经从北京科技大学硕士毕业,正在中科院半导体所攻读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陈涌海留在了半导体所,如今已经是博士生导师了。在所里近20年,很少有人听过他的真情演唱:“我平时不爱说话,在学生眼里显得不苟言笑。”

    2005年,北京大学再次出版校园合辑的时候,收录了陈涌海的另一作品《张木生》。谈起近作,除了《将进酒》外,他还为两首古词谱了曲,一首是李煜的《渔父》,一首是女词人张玉娘的《山之高》。

    成都商报专访陈涌海

    科研是职业

    音乐是爱好

    在人们心中,科学家都是严肃、严谨、冷静的形象,所以看到陈涌海这样一个爱音乐爱古诗的“摇滚”科学家,都感到很新奇。昨天,陈涌海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书面专访,对于这个在网络走红的《将进酒》视频,他解释说,视频是去年春天由朋友杨一拍摄的,地点是在著名画家钱绍武先生家的客厅,“杨一在钱老那里做事,有次邀请我去钱老家做客,钱老用古法,为年轻人吟诵了几首诗词,与钱老喝茶聊天后,我随手抱起吉他,以现代歌者的风格,为老人豪唱了一曲《将进酒》。”

    成都商报:从《废墟》到唯一上网的《将进酒》,视频里演唱当天是什么情况?有想过会在网络走红吗?

    陈涌海:《将进酒》的视频是在著名艺术家钱绍武老先生的客厅,老朋友杨一拍的。杨一在钱老那里做事,有次邀请我去钱老家做客。与钱老喝茶聊天后,弹琴给钱老听,过程大概是这样,根本没想过在网络上走红。

    成都商报:你从小就爱科学爱音乐?是受家庭的影响吗?

    陈涌海:我在普通市民家庭,没有任何音乐和科学方面的家学,也不是从小就爱好。父亲在电影院工作,听了不少80年代的电影插曲。

    成都商报:你是怎么走上创作之路的? 何时出个人专辑?

    陈涌海:大学时弹吉他唱别人的歌,大四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开始创作,没有特别的缘由。还没有出个人专辑的计划。

    成都商报:同意“唱片已死”论吗?现在做音乐很难,你怎么看?

    陈涌海:就我自己的感受来看,我不得不同意“唱片已死”这个观点,因为我自己似乎已经不买唱片了。现在做音乐的确很难,很多音乐人的辛苦付出没有得到合理的回报。

    成都商报:如果能重新选择,你是做音乐人还是科学家?

    陈涌海:当然还是搞科研。科研和音乐都是我喜欢的,搞科研更有把握保障自己和家人的生存,搞音乐就不好说了,音乐就是自己的业余爱好。

    成都商报:你是如何平衡科学家和音乐人的身份?音乐对你进行科研有帮助吗?

    陈涌海:很简单吧,科研是职业,音乐只是业余爱好,两个都是我喜欢的,定位很清楚,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平衡。弹琴唱歌可以缓解科研上的压力吧,算是科研生活的一个很好的调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科技焦点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站,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