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科技焦点网科技资讯正文

照料切尔诺贝利弃狗后代的守卫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4-27 11:37:00 来源:新浪科技
照料切尔诺贝利弃狗后代的守卫们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27日消息,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发生后,当地人纷纷匆忙撤离,不得不将自己的宠物留在原地。而如今,这些宠物的后代与这片土地的守卫之间,竟建立起了一种奇妙的关系。

  博格丹来到切尔诺贝利无人区后,不久便意识到,这份新工作竟为他招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伙伴”。从他在此地担任看守的第一天起,他便被一群狗围绕了。

无人区中有些狗也许是1986年切尔诺贝利事故中被遗弃的宠物留下的后代,有些则是从外面闯进这里的

  如今,博格丹已在这里工作了两年,与这些狗也早已熟识。有些狗有名字,有些没有。有些喜欢待在他附近,有些则对他敬而远之、来去自由。博格丹和其他看守会给它们喂食,给它们提供住处,偶尔还会帮它们处理一下伤病。有狗去世时,他们还会将它安葬。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狗都是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难民”。爆炸发生后,成千上万人从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匆匆撤离。他们都按照指示,将宠物留在了家中。

  为阻止辐射污染扩散,苏联士兵事后射杀了许多被遗弃的动物。但难免有些动物会躲在某处、幸存下来。三十五年后的今天,在这片方圆2600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内,有成百上千只流浪狗在四处游荡。没人知道其中哪些狗是当年被遗弃的宠物生下的后代、哪些则是从外面溜进无人区的。但无论如何,它们如今都成了无人区中的狗。

图为守卫们用一次性照相机给狗狗拍摄的照片。此处是普里皮亚季市切尔诺贝利附近的一处游乐场

  它们的生活危机重重,不仅面临着辐射污染、狼群袭击、野外大火、饥肠辘辘,还有其它诸多威胁。据监控和照料这些狗的非政府组织“清洁未来基金会”指出,这些狗的平均寿命只有短短五年。

  很多人都知道这片荒废的土地上生活着许多狗,其中有些甚至成了社交媒体上的“小网红”。清洁未来基金会的共同创立人卢卡斯•西克森为了照顾这些动物,放弃了自己的研究生涯。他会在网上发布一些“无人区虚拟之旅”,其中便会拍到这些狗狗。

  但人们很少知道的是,还有一些社会工作者,每天都会与这些狗打交道。而剑桥大学地理学博士候选人乔纳森•特恩布尔意识到,如能对这些人的故事加以搜集,也许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狗狗们经常在守卫们驻扎的检查点附近游荡

  “我如果想了解这些狗,就得去找那些最熟悉它们的人,也就是当地的守卫。”

  而他发现,在这片废土之上,守卫们与动物之间的故事十分温暖人心。通过这个故事,我们可以进一步了解到人与狗之间深深的羁绊。

  例如,守卫们给几条狗起了昵称。有以一种辐射类型命名的“阿尔法”,有游客们熟知的、会按口令做动作的“泰山”,还有矮矮胖胖、冬天喜欢躺在热水管上取暖的“香肠”。这些管道是供在无人区内工作的工人们使用的。当地政府仍在努力降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污染水平,这些工人便是这项举措的参与者。

  进入切尔诺贝利无人区必须经过许可,因此守卫们需要控制无人区内外的道路检查点。试图绕开这些检查点进入无人区的人被叫做“潜行者”,守卫们发现之后,便会上报警方。

  特恩布尔住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他开始定期造访无人区后不久,便遇到了博格丹和其他守卫。他们一开始不愿多谈,所以特恩布尔得想办法打开他们的话匣子。他邀请他们参与到自己的研究之中,据特恩布尔表示,这成了事情的“转折点”。他给了这些守卫一些一次性照相机,请他们给狗拍些照片,不要摆拍,只要日常的生活场景。守卫们只有一个要求:“请一定给这些狗带些吃的来。”特恩布尔也照做了。

  从守卫们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出,他们已经与无人区里的流浪狗建立起了十分紧密的伙伴关系。

  去年十二月,特恩布尔将一部分照片、以及对守卫们的采访材料结合在一篇论文中,发表了出去。前不久,他又代表BBC Future,对当时参与研究的守卫之一进行了回访。这名守卫出于工作纪律要求,要求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因此这篇文章中的“博格丹”其实是个假名。

守卫们会喂养和照料这些狗。有些守卫称,狗狗有时会帮助他们发现非法进入无人区的潜行者

  博格丹表示,当他在无人区里荒废的街道上巡视时,狗狗们总是十分开心地围在他身边,想看看他身上有没有带吃的。假如哪条狗的注意力被别的东西吸引了去,或是跑开去追其它动物,它们最终总会回到博格丹身边。

  这种忠诚是双向的。特恩布尔指出,这些守卫有时也会去帮狗狗们解决一些小麻烦,比如帮它们把扎在皮肤里的刺拔出来,或者给它们注射狂犬疫苗等等。

  在无人区里监视出入人群有时是件相当无聊的差事,但好在总有狗狗相伴左右。

虽然人们因为不安全而废弃了这片土地,但这里的狗狗们却依然得以繁衍生息

  在部分检查点,有些狗已经基本等于被守卫们收养了,会接受他们提供的食物和住所。但并不是所有狗都如此驯服。一名守卫告诉特恩布尔:“有条狗叫阿尔卡,我们一直没办法给她打狂犬疫苗,因为她会咬人。”

  据另一名守卫表示,还有一条狗比阿尔卡更难接近,根本不让人碰。“你只能给她放下一盆食物就离开,她等你走了之后才会吃。”

  博格丹说,这些狗见到陌生人时会叫几声,这毕竟是它们的天性。但一旦它们感到威胁解除,便会平静下来、开始摇尾巴。有时你看着它们,还会感觉它们仿佛在笑似的。

  一般来说,去切尔诺贝利的游客都被建议不要接触这些狗,防止它们身上有放射尘。我们无从知晓这些狗都去过哪里,而无人区里有些地方的辐射污染程度比其它地方要高得多。

  除了狗之外,切尔诺贝利无人区里还有其它野生动物。2016年,隶属于美国政府的野生动物生物学家萨拉•韦布斯特和同事们发表了一篇论文,介绍了狼、野猪、红狐等多种哺乳动物是如何在无人区中繁衍生息的。相机陷阱采集的数据显示,在放射性污染相对较高的区域,这些动物的数量并没有显著降低。

切尔诺贝利附近的狗狗们就像普里皮亚季市游乐场的摩天轮一样出名

  无人区中的动物并不一定会一直待在这片区域里。韦伯斯特和同事们于2018年开展了一项后续研究。他们在一头狼身上缚了一台GPS设备,对它的活动进行了密切追踪。结果发现,它总共走了369公里,先是向东南方向拐了个大弯,然后又折向东北方向,最终进入了俄罗斯境内。

  从理论上来说,狼、狗和其它动物都会传播放射性污染,或者以繁殖的方式、将突变基因扩散到无人区之外。

  “我们知道有这种情况,但还不清楚有多严重。”韦伯斯特表示。

  特恩布尔说,当地守卫对辐射一般不是太担心,不过他们有时也会用辐射剂量计检查一下狗的全身。

  而牛津大学研究动物驯化的考古学家格雷格•拉尔森指出,这就好像是这些狗通过提供陪伴、对常与之打交道的人起到了抚慰作用一样。“这些守卫们可能觉得,如果狗好好的,就意味着他们也没事。

  然而,这也许只是一种虚假的安全感。“那里的环境难以捉摸,”特恩布尔指出,“你看不见危险在哪里。你明知身边有危险,但一切看上去又是那么正常。”

  虽然从放射性来看,这些狗对守卫们的确是个风险,但博格丹等人却更注重它们的陪伴带来的好处。博格丹称,狗在不同情境下的叫声也明显不同,具体取决于它们在远处看见了什么,比如一个陌生人、一辆车、或者一只野生动物。这些警示信号可以为博格丹等人起到一定帮助,因此在他们看来,这些狗就像他们的“助手”一样。

  拉尔森指出,无人区里的这种情况,就像是数千万年来、人类文明中人与狗之间互动关系的一种映射。

  “我们发现,在过去至少1.5万年里,人们都是这么做的。他们不仅与狗、还与其它许多家养动物之间建立起了十分紧密的关联。”

其中一条名叫“香肠”的狗喜欢趴在热水管道上取暖

  在世界各地,有许多狗都以这样的状态生活着。它们既不算家养、又不算野生,而是在城市和工业区中四处游荡、寻找食物。有些狗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被人“收养”了,但也并不会被视为宠物。

  切尔诺贝利无人区的狗也是这样,居于“家养”和“野生”两种状态之间。但韦伯斯特指出,它们与普通的狗又有所区别。

  “切尔诺贝利无人区是处荒废之所,”她指出,“会日常出现在这里的只有守卫。”因此,这里的狗与人类成为朋友的机会就非常有限了。

  虽然外面世界中有许多人对这些狗很感兴趣,但对很多当地守卫来说,他们与狗之间的联系要深入得多。博格丹表示,经常有人问他,为什么允许这些狗待在无人区里。而他是这么回答的:“它们能让我们开心。对我个人而言,这象征着在这个充满辐射的、末日过后的世界里,生命仍在延续。”(叶子)

原标题:照料切尔诺贝利弃狗后代的守卫们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