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科技焦点网科技资讯正文

悦刻深陷电子烟通配混战被维刻吸血维权艰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1-07-15 08:58:06 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悦刻深陷电子烟通配混战被维刻吸血维权艰难

  来源/鞭牛士(ID:bianews8)

  作者/彼岸

  “感觉被包围了。”某头部电子烟品牌员工汪晓明告诉鞭牛士,在今年一场电子烟展览会上,只有几家展位是在宣传自家的电子烟,而其他展位都挂着大大小小“RELX悦刻通配”“YOOZ柚子通配”等字眼的海报。

  什么是通配?通俗来讲,目前电子烟产品由“烟杆+烟弹”组成,通配就是B产出的烟弹,可以用到A品牌的烟杆上。

  “关于通配对错、是不是山寨、应不应该取缔的问题,电子烟行业都吵了大半年了。”业内人士何文新称,这场争论的一方是悦刻等品牌方,认为通配电子烟就是“山寨”,质量堪忧,蹭着别人的品牌影响力疯狂出货,不讲武德;另一方是维刻、魔刻代表的通配大厂,认为品牌方没有接口专利还想垄断市场,霸道不讲理。

  上个月,悦刻一纸诉状将维刻告上法庭,认为维刻“攀附别人品牌、产品商誉,攫取他人劳动成果”,涉及不正当竞争;而维刻迅速对外发声,称指控毫无根据,将积极应诉。

  “这已经不是悦刻第一次起诉维刻了,之前的起诉都败诉了。”如雾科技CEO唐超颖告诉鞭牛士,“通配的量太大了,悦刻开始打压通配。”

  通配的量有多大?

  “山寨和通配的市场体量,现在没有一个统一官方的数据,但没有一半,也有三分之一。”某品牌负责人张颖称。

  据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电子烟市场规模增至83.8亿元,预计2021年有望超过100亿元。如果按照这个数字估算,国内山寨和通配的市场体量,将在33亿-50亿元之间。

  而维刻是“通配”领域的佼佼者。“目前,行业第一大出货量是悦刻,第二大出货量是维刻。”何文新称。唐超颖告诉鞭牛士,维刻烟弹每个月的出货量有大几百万颗,甚至能到1000万颗。

  如果按照维刻69/3颗的价格计算,粗略估算维刻每个月销售额最高能破2亿元。而这2亿元的烟弹,不仅替代了悦刻、YOOZ烟弹,还安在了他们的烟杆上。

  以悦刻为代表的品牌方,和以维刻为代表的通配方,他们之间的斗争,是电子烟未来趋势之争,也是赤裸裸的利益之争。在这场混战中,品牌方、通配方、代工厂、专卖店、集合店、消费者甚至行业媒体,电子烟行业各个参与者都被裹挟其中。

  维刻的崛起

  “2020年疫情期间,通配开始火热。”唐超颖告诉鞭牛士。因为疫情原因,代工厂停运,悦刻处于缺货的状态,而维刻刚好有货,“悦刻的缺货,导致维刻的崛起。”

  实际上,维刻很早就开始做通配产品了,维刻官方资料显示维刻成立于2014年。“在维刻崛起前,没有人想到‘通配’可能会是一个市场。”唐超颖称,“当时业内烟弹还是配专杆品牌,悦刻烟弹配悦刻烟杆。”

  何文新称,维刻一代烟弹通用悦刻一代烟弹,维刻二代烟弹通用YOOZ烟弹。选择这两个品牌做通配的原因也很简单:市面上众多电子烟品牌,最出名的还是悦刻、YOOZ、伯德等品牌,其中又以悦刻“一枝独秀”。根据CIC Report数据,上市前悦刻的市场占中国总市场的62.6%,排名第一。

  最开始,维刻出货量不大,市场占有率不高,对悦刻影响也不大。但疫情期间,这种状况改变了。

  “疫情大家都待在家里,抽烟的需求多,买不到悦刻的烟弹,自然会发现能匹配悦刻的通配弹,维刻的量也就起来了。”何文新称。

  除了疫情的契机,维刻等通配能崛起的根本原因是电子烟行业技术门槛不高。深圳的沙井、松岗、福永三个街道,遍地电子烟代工厂,“生产了全球超过90%的电子烟”。电子烟最根本的原理是加热雾化,雾化问题解决了,就可以“进场”了。

  对于消费者而言,选择通配烟弹的关键原因是“便宜”。悦刻的烟弹是99/3颗,而维刻是69/3颗。

  “客户有价格的需求,99/3颗的价格在一线城市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对于二三线城市就有点贵了。”唐超颖告诉鞭牛士。悦刻烟弹的价格贵,源头是代工厂思摩尔价格非常高;选择其他代工厂,代工价格便宜,但质量确实不如思摩尔的产品顶级。

  通配弹另一个吸引消费者的原因是口味多。品牌方会在一个系列中推出几种不同的口味,而通配口味选择能让人眼花缭乱。

  不要小瞧这个“口味不同”,有报告显示,被调查的青少年中有3/4认为,如果电子烟没有添加口味,他们不会再使用这些产品。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显示,电子烟有多种口味,也是年轻人使用电子烟的重要原因之一。

  “通配能做品牌方没有的口味,口味甚至做的更好。”唐超颖举例,“维刻最早有一款龙井口味的很火,甚至悦刻客户都反映好抽。”

  等国内疫情结束,悦刻忙完渠道布局、成功上市后,维刻已经凭借“价格低”和“口味多”这两大利器,牢牢攥住了一部分用户需求,烟弹出货量稳居行业第二,甚至偶尔会超越悦刻。

  在外界看来,维刻的崛起是充满爽点的励志故事,而在悦刻等品牌方眼中,以维刻为代表的通配玩家,是欺骗消费者、吞噬品牌方生命力、甩不掉的危险寄生者。

  品牌方的吐槽

  “通配就是在吸血。”汪晓明认为,悦刻等品牌开拓了市场、改变了用户习惯,而通配坐享其成。

  事实上,无论是“山寨”“通配”,在国内电子烟行业早就已经存在。“只是因为没有大的品牌方可以进行仿造,所以受众及当时的品牌都感知较低。”张颖解释道。

  “因为悦刻起来了,通配才能踩着悦刻起来。”汪晓明称。

  但尴尬的是,悦刻等其他品牌方并不能用“专利权”起诉维刻,维刻并没有违反外观专利或者结构专利,而烟杆和烟弹的接口是一个标准结构,不存在专利技术。

  “从法律来说是没什么问题的,但通配走了捷径,在商业道德上面有一点瑕疵。”唐超颖告诉鞭牛士,“维刻不用去拉新客户,因为市面上已经有成千上万个悦刻的用户。并且,对于用户而言,维刻还省去了一个重复购买新烟杆的成本。”

  “维刻不做自己的专卖店,烟弹上也不印自己的logo,宣传上就说是悦刻和YOOZ的通配,这本身就是在误导消费者。”汪晓明认为。

  虽然维刻在公开场合强调,在品牌视觉和识别度上,维刻悦刻有明显不同,也没有误导用户,故意混淆两个品牌。但在多位业内人士提供的维刻宣传海报、物料中,确实存在“悦刻通配”“柚子通配”的字眼。

  “这次悦刻起诉的是不正当竞争,而不是侵犯专利了,维刻在广告宣传上确实有不妥的地方。”何文新称。

  除了被当垫脚石,品牌方最头疼的,就是通配质量层次不齐,一旦出现问题,受伤的还是被通配的品牌方。

  “经常有监管找到我们,说我们违规线上销售,或者接到用户投诉,有特别大的质量问题,最后发现都是通配弹。”汪晓明称,“通配出了问题,风险却要我们负责。”

  通配方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行业风险。电子烟行业处于非常敏感的时刻,因为电子烟安全问题、烟草税问题、未成年人保护问题,监管铡刀随时会落下,而通配弹还在不停的“搅局”,比如前段时间消息称电子烟会导致“爆米花肺”,被调查的也是通配弹。

  “但如果你说通配有道德、质量问题,对方就会说你是眼红嫉妒。”何文新称,只要在行业公开场合提到通配二字,必定会引发一场混战。

  大混战

  如果你关注电子烟行业,一定知道专门报道电子烟的媒体“蓝洞新消费”。只要蓝洞新消费公众号发布关于通配的消息,留言区一定热闹非凡,甚至“评论比文章精彩”。

  “通配烟弹始终甩不掉山寨流氓的恶名和事实”

  “通配是打破垄断、节约资源、引入竞争”

  “通配忽悠小白客户”

  “通配们挺起脊梁做自己的品牌”

  支持和反对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有理性讨论的,也有肆意谩骂的。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团队加入“通配”大军。

  “现在维刻还不能威胁到悦刻。”何文新认为,悦刻的护城河在渠道,在今年Q1财报电话会议中,悦刻称在全国有超过15000家专卖店。

  遍布全国的门店经营者,被裹挟到这场通配大战中,他们才是这场战争的主力,也是通配弹的直接利益相关者:专卖店自然支持品牌方,集合店卖的产品多,也更支持通配。

  鞭牛士发现,据蓝洞新消费电子烟店主5月销售业绩调查显示,53%店铺销量下跌50%,而近70%的店主认为,业绩受影响的原因是“微商、假货、通配泛滥、劣币驱逐良币”。

  “用户被分流,部分产品面临被实质性替代的风险”,这是一场零和游戏,品牌方损失了多少,替代的通配方就赚了多少。

  通配弹安全难控

  近期,悦刻还起诉了“麦克韦尔”等通配公司,维刻又收到了美国烟草巨头菲利普莫里斯旗下公司的起诉。品牌方的态度十分明确。

  唐超颖认为,悦刻等品牌方的态度也是慢慢转变的:前期,通配弹间接维护了悦刻等品牌方的用户(虽然抽的是通配,但品牌认知还是悦刻),满足了中低端市场需求,并且通配市场占有量小,对于悦刻而言,利大于弊;现在,悦刻自身发展遇到瓶颈,通配弹市场占有率越来越高,切走了更多蛋糕,对悦刻而言弊大于利。

  “悦刻仅仅是站在一个自身利益的角度,而不是站在整个行业的角度去思考通配问题。” 唐超颖认为,这也是市面上出现这么多反对声音的原因,“如果站在行业角度,打压的不是通配,而是打击造假、山寨、质量差产品。”

  但躲在品牌方背后的通配方,确实质量难控,层次不齐。用汪晓明的话说,通配就是在“制造问题”。

  “对于消费者而言,通配弹是存在风险的。”汪晓明向鞭牛士强调,“通配的货物来源没有严格统一的质量标准,也没有任何生产商能做背书,跟山寨、造假没有任何区别。”

  “山寨的假货,几乎无一例外,都是选择劣质的烟油、劣质电池,劣质硅胶等等降低成本,以低价吸引消费者购买。”MK负责人告诉鞭牛士。

  除了山寨电子烟爆炸导致消费者身亡的极端消息,这些劣质原料,也给消费者健康带来更大危害。

  比如,如果雾化器质量不行,烟油燃烧不充分,就会释放出更多的有害物质,如果消费者长期使用,会有致癌的风险。

  早在2020年,悦刻对一批通用烟弹成分进行了检测,结果发现这些烟弹漏油情况严重、苯系物严重超标、尼古丁含量与包装所示不符,“具有极高危害性”。

  “山寨大多存在苯丙超标,甚至烟油内含有不明杂质的现象,长期使用,会对消费者的健康带来大量的危害。” MK负责人称,而普通消费者很难辨别。

  原材料便宜甚至劣质,这也是通配弹价格低的直接原因。早在2019年,中国青年报就发表《电子烟乱象调查》文章,山寨工场肆无忌惮仿冒其他品牌电子烟产品,“市场上售价40多块钱一支的一次性电子烟,仿冒产品的出厂价只有不到十块钱”。

  另一个原因是,大部分通配弹违反规定,通过微商在网上销售。

  “微商的不透明性和隐蔽性,让各家品牌方不好直接监管,又加速了通配的泛滥。”汪晓明告诉鞭牛士。

  而近日有媒体报道,有两名消费者起诉维刻电子烟,原因是吸食维刻电子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肺部疾病。

  维科随后发布声明称,该案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自身原因和使用维刻产品存在因果关系,维刻正积极应诉。

  行业未来

  “通配能迅速崛起,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品牌方自己没做到位。”汪晓明承认,“比如没有技术壁垒,也没有推出更多价位的产品,满足更多用户的需求。”

  但这种状态已经开始改变,比如悦刻近日也推出了龙井口味烟弹,并且在河南和江西尝试售卖60/3颗的烟弹。价格战已经初现。

  如果品牌方强制要和通配划清界限,也可以借助技术手段,用防止山寨假货的方式对待通配:上线防伪查询系统,推出一品一码;电子烟品牌魔笛和非我装上了识别芯片,只能认证自己品牌的烟弹;甚至可以借鉴任天堂当年“物理”防盗版手段。

  而通配如果想要获得更多的支持者,和山寨、劣质假货划清界限,恐怕需要先证明自己质量过硬,对自己产品的质量负责,而不是匿名躲在阴暗角落里。

  “现在有一些大厂也在准备做通配。”唐超颖告诉鞭牛士,“原来可能是投入10万做通配,但现在会有人拿3000万来做,有更专业的团队在做,产能、研发都会超越。”

  而何文新认为,通配可能是行业未来发展的一种可能,电子烟行业还有更大的问题,比如安全,比如牌照,比如雾化科技能不能用在其他领域,不应该内耗在“通配”上。

  “谈不上支持不支持通配。站在行业、消费者角度,我支持的是优质的产品出现。”唐超颖告诉鞭牛士,“在优质的前提下满足中低端价格需求,做大整个行业。”

  为了消费者健康,更为了行业未来,电子烟从业者不应为了追求短期利润,投机取巧蚕食整个市场。

  在来势汹汹的通配大军面前,悦刻等品牌方开启了一场被动、纠结、辗转的“战役”。

  (因采访对象要求,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

原标题:悦刻深陷电子烟通配混战被维刻吸血维权艰难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